跳到主要內容

real CAMPO! absolute Fellini!



推薦再推薦!!

完全費里尼影展,全台都有,夢幻放映中。

費里尼的電影 是一個夢境
感覺很義大利,超寫實,又是真實

首先推薦電影<<羅馬 Roma>>
全世界最浪漫的城市
在費里尼眼中是怎麼呈現的呢?

羅馬的廣場上,導演費里尼有哪些夢呢?

CAMPO,Plazza,Colosseo .....

一群嬉皮在廣場上唱歌,享受。


挖地鐵,發現2千多年前遺留下的壁畫。


教宗服裝秀。


西元72年建造的圓形競技場前,在1972年費里尼的電影世界,發生了....

羅馬
Fellini's Roma (Roma)
Federico Fellini| Italy|1972|Color| Italian| 35mm|119 min
劇情簡介                         
◎1972坎城影展技術大獎
◎1973金球獎最佳外語片提名

「羅馬是什麼?」為了回答自己對於這個問題的思索,費里尼完成了這部以城市主題的影像內省。從凱薩大帝的古典劇碼,走進露天餐廳的鼎沸人聲,再來到現代化高速公路上的擁擠車流,對羅馬懷抱理想與憧憬的男孩,迫不及待想要一睹城市的風華,妓女、孩童、返鄉的軍士、廣場上慵懶的嬉皮,費里尼的《羅馬》自由地來回於現在與過去、劇情與紀錄、真實與想像、歷史與幻想之間,標示出縱的城市時間軸線、橫的地理空間版圖,在傳統的、亙古的、頹圮的、變動的、遺忘的影像中,密密交織出一幅無限綿延流轉的羅馬印象。

  除了流動在城市之上的風景,費里尼也將思索的觸角鑽向內裡,以多線敘事的的場景跳躍,同時呈現羅馬所可能蘊含的豐富樣貌。地底下,為了現代化而建造的捷運工程,無意間挖到了保存於地底的古蹟,封凍的時間剎那間從決堤的洞口流逝,只剩風化的壁畫與記憶;心靈上,羅馬最為世人所知的宗教層面,來到費里尼的手上,則轉化為一場極盡奢華炫麗之能事的宗教服裝秀,華麗閃耀的金黃光暈將教宗推向神的頂點,卻也刺眼地暗藏譏諷;而城市的思考最後還是回到了電影創作,吵雜紛亂的拍片現場,費里尼在觀眾的批判和質問聲中,自顧自地堅持繼續。

  羅馬究竟是什麼?透過費里尼的觀看,我們也似乎觸摸到這個近在眼前卻又遠在天際的城市,在永恆的歷史洪流中微笑。

  A virtually plotless, gaudy, impressionistic portrait of Rome through the eyes of one of its most famous citizens. The plot is minimal, and the only character to develop significantly is Rome herself. Peter Gonzales plays the young Fellini, and the film features mainly unknowns in the cast, but includes uncredited guest appearances by Anna Magnani, Marcello Mastroianni, Feodor Chaliapin, Alberto Sordi, Gore Vidal and Fellini himself.



更詳盡影展資料 please GO!
http://www.twfilm.org/fellini/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聶隱娘》坎城記者會,侯導的肺腑之言,讓人拍手叫好。

  《聶隱娘》坎城記者會,當記者問侯導在美學與故事間如何取捨?影片令她霧裡看花。 我想花還是花啊,從前對侯導的電影也是不得其門而入,《悲情城市》看了幾次,總是霧煞煞,不知怎地,在27歲那年突然開竅,記得是2004年總統就職日,把架上《悲情城市》影片再看一次,那天晚上就靜靜的跟著畫面,進入到臺灣的一段記憶,處於時局轉換之際,一個家庭的興衰,每個人物如何面對當下的處境,鏡頭冷冷的對著世間的男男女女,卻流露出濃密之情感,像詩篇描繪出動盪不安下的人生。  「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無有入無間,吾是以知無為之有益。不言之教,無為之益,天下希及之。」第一次讀到這篇出自老子道德經第四十三篇的至柔,直覺想到這就是侯導電影對我的影響-不言之教,在生命中不同的時間點,總會挑幾部侯導的電影巡禮一番,每次總能有更深層的體悟與反思,學習做人處世的道理,瞭解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電影畫面在螢幕前一幕幕消逝,光影記憶反射於心,我看到了自己。  面對這樣的提問侯導誠實以對,他的回答對從事電影及創作的朋友們尤其珍貴,我們看看,侯導是這樣說的.........   其實我的電影,拍很久,我有一句話,「當你在創作的時候,觀眾是不在的。」假使一直想著觀眾,那是另外一種東西,另外一種電影,這是沒辦法的,要走那一條路,其實是個人決定的,大部份的人都會面對這個問題,假使不走觀眾的路,路會越來越窄,而且拍電影是很耗費金錢的,可能他從此就沒辦法拍了,所以這完全是個人的抉擇,個人的抉擇來自本身,所謂本身就是你自己的成長過程。  電影已蓬勃到這個程度,想想看,像我這樣拍電影是很奢侈的,因為這片拍了九千萬人民幣,四億五千萬台幣,有誰玩的起,玩不起的,我會越玩越沒錢,但是沒錢我還是想辦法要拍,要拍自己這種片子,想辦法,就找一些熟的囉,像舒淇,沒錢她肯定會來幫我拍,意思是這樣,建立一個自己的網絡,屬於很自願的,大家好像有合約,有個密約,可以一起工作,一起把事情完成。  唐朝是我歷年來最耗錢的一次,我拍現代片可以非常簡單,很快,很便宜的拍,所以唐朝拍完一次,看這個狀況,假使投資者都沒辦法回收的話,要找下一批可能不是那麼容易,但總會有人的,我總還會再拍個幾部,拍到終於沒有人投資為止,難說啊,搞不好再拍,突然很賣座,很難講,因為你不要去想這個事,作者尤其不要去想這個事。 這次我拍的很開心,雖然過程很長
操場20週年,20位DJ,Party一晚,8月底在Legacy。  20年了,最近常常一個事件或一位朋友,動不動就是10年起跳,感嘆時光飛逝,其實無需感嘆,因為時間並不曾真正消逝或流動,攤平來看,就像一幅全像圖,如實存在。   踏上操場的階梯,從何時開始的呢?應該是97年吧!大學時代,與一群在TGI Friday’s打工的朋友,每到週末夜晚就往和平東路移動,到Spin跳舞、在@live聽魔岩歌手的演唱會,然後墳場集合,聽歌與朋友聊天。在墳場可以很自在,喜歡窗邊的位置,同時擁有酒吧的歡愉及深夜和平東路的寂靜。當然,能夠巧遇楊乃文、張震嶽等音樂人,也成為我們幾個追星族常往墳場跑的動力。年少輕狂的歲月,在千禧年達到最高峰,舞進21世紀,我也從搖滾樂聽到電子音樂。 從學校畢業後,人生進入另一個階段,漸漸地,墳場從生活中淡出,期間只有在紀錄片〈〈侯孝賢畫像〉〉中,導演陳國富坐在墳場靠窗的位置,談著侯導的電影及台灣新電影的故事,看到格外親切。那不就是墳場嗎?現在還開著嗎?也沒特別想到會再踏上那狹窄陡峭的木頭階梯。 10年後,與一群喜歡電影的朋友,再度來到和平東路二段,一樣的路口,墳場變成操場,吧台與DJ台換了個位置,成為全店的亮點,散發著些許魔力。我們常往操場跑,與朋友天南地北的閒聊,談工作,分享分活,不經意的巧遇,新朋友,老朋友,無數個美麗夜晚,就發生在那二樓的酒吧。 記得,跨年夜,我們在倒數前趕到操場,現場已被擠得水洩不通,穿過人群,在DJ台附近找到了小小的容身之處,歡樂地跳舞,舉杯道賀。音樂放的真好,讓我為之驚艷,第一次聽到搖滾樂可以放的如此grooving,一個小時過去,我終於忍不住想看看到底是誰在放歌。回頭一看,萬頭竄動,只能踮起腳尖,越過無數個頭頂,看到一位留長髮戴著眼鏡的男子。一看就覺得有印象,早期在東區的Boogie及金山南路的Vibe曾經看過他。原來是操場的老闆,從前在〈〈Channel V〉〉都會看到的製作人名字-陳彥豪,就是現在正聽著耳機,操控音樂的DJ。     一連串的因緣際會,在我離開台北的前三個月,開始在操場放歌,說放歌,不如說是去聽歌的,和朋友一起聽喜歡的歌,試聽店裡無以數計的 CD,搖滾音樂寶庫就此開啟。在一個喧鬧的週末夜,有人聊到Spin的難忘經驗,阿舌問:要不要辦一個回到Spin的Party?現場有一些

鳳山文史地圖

12.30-31 大家避寒去=> 因為我們深切了解 足跡所踏過的每一個城市 不僅僅是賣東西 而是與各地文化 產生新的撞擊 明鄭以來,鳳山市有三百多年的開發歷史,曾經是清朝鳳山縣縣署所在地,設有城池,為南臺灣古邑之一。鳳山市文風鼎盛,清代「鳳儀書院」內設有童試考棚,一直是南臺灣的文化重鎮,也是緊扼南臺灣陸地的要衝,陸軍官校在本市設校,即考量歷史上的軍事地位。農業時代,境內「曹公圳」渠道密佈,一直是南台灣的重要米糧產區,早期以農立縣,奠定鳳山市富庶繁榮的基礎。鳳山市為高雄縣縣治所地,因而 為 本縣 政治、經濟、工業、商業、金融、文化中心。 一、 曹公廟—澤惠斯民、萬世流芳 臨鳳山市公所的主要道路名為「曹公路」,全長約六百公尺,路名的由來,是為紀念清朝一位偉大的水利專家,也是一位愛民如子的知縣─曹謹。相傳他利用開鑿水圳的方法引取高屏溪水,讓鳳山縣內農田得以種植作物,後代子孫為感念他對地方百姓的付出,特別立「曹公祠」祭祀,民國八十一年間,民間相傳玉皇大帝降旨將曹公祠升格為曹公廟,信眾遂改奉曹公神像,並正式改稱為「曹公廟」。此外,曹公國小也是因紀念曹謹而命名的。 http://www.fengshan.gov.tw/about/trace_01.htm 二、 鳳儀書院—有鳳來儀、文風鼎盛 鳳儀書院於民國七十四年被指定為第三級古蹟,位於鳳山市鳳崗里城隍廟邊。鳳儀書院創建於嘉慶十九年(西元一八一四年),當時是由知縣吳性承發動捐款、捐地, 再由候選訓導歲貢生張廷欽所建,院中總共有房間三十七間。之所以稱為書院,主要是有別於一般學校的另一種教育系統,就如同現今的私立學校。 鳳儀書院中有許多相當特別的建築景觀.例如:在書院大門前是一堵照壁,猶如現今的屏風設計。此外,正門兩旁的鼓石及附著其上的兩條龍等,均顯示了鳳儀書院當初建築設計時的考究及用心。目前高雄縣政府已將鳳儀書院列入優先整修古蹟名單,將先解決違建戶佔用的問題,相信 不久的將來。鳳儀書院昔日的風采將再度展現。 http://www.fengshan.gov.tw/about/trace_02.htm 三、 城隍廟—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鳳山城隍廟位於曹公國小後方,鳳儀書院西側,建於嘉慶五年(西元一八○○年),較舊城興建晚了十二年(西元一七八八年)。在縣署遷到新城後,地方自然也需要一座城隍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