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06的文章

[報]與CAMPO共舞一年

與CAMPO共舞一年

數十家媒體報導過CAMPO,由於各媒體的需求不同及受訪者生性害羞,所有報導總不能很深入,一直與CAMPO合作的文字工作者-安東尼奧尼,特別在今天週日的午后,與CAMPO幕後的推手們聊一聊,完整呈現『CAMPO生活藝術狂歡節』靈魂。

安東尼奧尼:CAMPO是怎麼開始的?
欣儀:這是一個很長的故事,最早開始這個想法是在04年春天的時候,記得當時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有一個「文化創意產業人才出國進修及交流計畫」徵選補助計畫,我當時就異想天開投了一個「台灣未來音樂發展計畫」,這是一個推廣電子音樂的計畫,當然我落選了,不過,那時開始就有辦音樂活動的想法,所以嚴格說起來CAMPO在那時就開始在我腦海醞釀,一直到05年7月第一場CAMPO誕生。

安東尼奧尼:「台灣未來音樂發展計畫」是一個怎樣的計畫?聽起來蠻有趣的。
欣儀:(哈哈)因為我喜歡電子音樂(TECHNO),也喜歡PARTY跳舞啊!可是後來台灣的PARTY越來越難玩,大家都不是在跳舞聽音樂,而是在表演各種嗑藥的醜態,DJ放的東西也越來越像,加上政府的全力掃蕩,電子音樂的PARTY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慘,可是,我看到歐洲國家,他們的電子音樂是一直在發展而且多元,各種類型的音樂活動,我很嚮往那樣的環境,覺得台灣為什麼不能有那樣的氣氛,所以就想台灣應該要有很多樣的音樂活動,讓音樂更多元一切才有可能。那個計畫就是希望政府可以補助讓我去參加西班牙、德國、法國、比利時、英國及荷蘭重要音樂活動及參觀當地唱片行。那些官員還是無法想像這件事的重要性,如果3年前他們補助我的計畫,並列為文化發展重點之ㄧ,現在就不會有那麼多年輕人為了嗑藥而嗑藥,就不會發生那種大型PARTY,卻沒人跳舞,全部的人都因嗑藥過度倒在地上(這是真的事情)。

安東尼奧尼:電子音樂屬於次文化,那些政治文化官員,應該不太會在意
欣儀:是啊!但完全的禁止,只會讓事情更糟吧!其實我也知道那些所謂官員應該無法認同我的計畫,所以那時我就把這計畫書寄給了十個人,10個我覺得可能會認同我想法的人,包括羅文嘉(新聞局長)、侯孝賢導演、台北市文化局局長..等10人,其他的人我忘記了。

安東尼奧尼:結果呢?
欣儀:只有侯孝賢導演有回應我,他打電話給我說:那計畫很有趣,想不到有人想要用這樣的方式做次文化。然後問了一些我的背景。我記得那天下午接到他的電話後整個人狂喜12個小時,你能想像嗎?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