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08的文章

一樣的月光

這周很台灣,那天晚上在位於科技大樓附近的酒吧-操場,一群背景完全不同的人,台灣人,客家人,香港人,法國人,有男有女,從20歲到40歲,聚在一起,聽著一些屬於台灣的音樂記憶,大家跟著音樂呼喊。
有人獨自回味那一段獨特的日子,有人討論那一段年少輕狂的回憶,有人還不及參與心生羨慕,有人一臉狐疑嘗試從音樂談話中,勾勒一個屬於當時的畫面。
一樣的月光,酒矸倘賣無(蘇芮),機場(薛岳),愛情研究院(林強),愛人同志(羅大佑).......

我們一起唱著這一首距今24年的歌,這首歌來自台灣。



什麼時候兒時玩伴都離我遠去
什麼時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
人潮的擁擠 拉開了我們的距離
沈寂的大地 在靜靜的夜晚默默的哭泣

誰能告訴我 誰能告訴我
是我們改變了世界 還是世界改變了我和你
誰能告訴我 誰能告訴我
是我們改變了世界 還是世界改變了我和你

一樣的月光 一樣的照著新店溪
一樣的冬天 一樣的下著冰冷的雨
一樣的塵埃 一樣的在風中堆積

一樣的笑容 一樣的淚水 
一樣的日子 一樣的我和你

什麼時候蛙鳴蟬聲都成了記憶
什麼時候家鄉變得如此的擁擠
高樓大廈 到處聳立
七彩霓虹把夜空染得如此的俗氣


倒數的成本

倒數的成本

文/黃孫權

今年,跨年晚會把台灣的政治現實又複寫一次:台灣依舊分裂成兩個倒數陣營:藍與綠,這裡沒有當年一台連播跨縣市晚會的集體感,沒有「紅白對唱」那樣的節目可維繫全日本58年來的集體感,甚至連想像的同一社群都省略。跨年晚會剛好凸顯了台灣民主社會最為缺乏的部分,不是政治已然分裂的事實,而是所有的跨年晚會不曾得到我們的同意,納稅人的錢被快速轉移到公關公司與明星手中,沒人有問過我們要辦什麼樣的跨年,可以花多少錢。政府資訊公開法只有商業化的無線城市與星巴克前的自由,嗯,還有規定所有招標文件都得採用MS的規格。

按最少的決標資料估計,不算社會成本以及分包整併的標案:台中市花了396萬元、台北市360萬元、一○一煙火價值2100萬,基隆市319萬元、高雄縣110萬元、台北縣96萬7800元,南方的高雄市則是花了500萬,加上陽明海運花了4000萬邀請西班牙的空中蜘蛛表演,這4500萬造就的奇景(還包含突然插花的總統先生以及在地的表演)似乎讓人們差點忘了高雄市是全台失業率最高的城市,明星一夜的全島巡迴酬勞是一般台灣低收入戶整年度的收入數十倍。臺北在大陽具上燃燒了千萬煙火,沒人在乎這地球又上升了幾度。大夥都說這是M型社會,然不管你站在哪一頭,都會趕去跨年,越分裂的社會越需要假象的「同在」,暫時性的快感國度讓我們一起,台北捷運站與東區大道在跨年夜晚進行自發的大遊行,人們享受霸佔馬路的快感以及互相對著陌生人說新年快樂,南方的高雄則興高采烈的討論西班牙空中蜘蛛的表演以及那突然出現的人物之政治八卦,公部門與資本家攜手共賣的搖頭丸,是無罪的,你我則不然。

當然,即便事後的空虛也是明年的事了。而明年會為後年的空虛大會養好百萬後備軍,文化治理取代了政治負責,嘉年華取代了民主,這是倒數十秒真正的成本。

轉貼破報復刊493期
http://www.pots.com.tw/

bmonk作品

2008 : 廣場電影院
CINEMA LIVE PARTY


BMONK

The First Shot

10部經典電影的第一個鏡頭。
你的電影派對第一個鏡頭是什麼呢?
2008 : 廣場電影院


The First shot of 10 classic movies,
what's your first shot on Cinema Live Party,
CINEMA LIVE
1/12 PREOPEN PA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