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Taiwan Graffiti Pioneer 

對於台南最早的印象停留在國小旅遊時的幾張照片,06年偶然的台南一遊,當時封閉20多年的海安路才開通沒多久,下午走在路上人車不多,空氣中瀰漫一股很街頭的氛圍,腦海畫面直覺聯想到電影《八厘米》的布魯克林區,搬來這裡後竟也常聽一些Hiphop,腳踏單速車,城市的律動搭配節奏與MC,因緣際會發現90年代的街頭文化是從府城蔓延至台灣,聽說了學淵這號人物,他於1995年創辦《花園盃》,一個全國性的滑板比賽結合街舞、塗鴉與DJ,令我訝異的是在那個年代他就已經把DJ臺移到白天戶外場域,這一年DJ @llen正好在台北華中橋下舉辦Rave Party,歷史的巧合在台灣次文化發展史記上一筆。

故事該從何說起,就從Pink Floyd的音樂吧!一位熱衷極限運動的美工科高中學生,迷上西洋音樂,看到Pink Folyd的MTV及專輯內頁圖案後,對其中反戰、環保、大罵制式教育深具同感,決定來做些有意義的事-塗鴉,高中生畢業後從台南到台北短暫就職,他帶著噴漆罐,溜著滑板探索繁華台北城,80年代末期正值台灣反核運動走上街頭之際,89 年他與同伴在民生東路廢棄兵工廠長達60公尺牆面作畫,遙遙呼應,青綠色皮包骨的身體頭戴防毒面具,預言戰後的人類處境。畫作主題鮮明強烈加上紮實的繪畫功夫,他樹立自己的符號語言在街頭發聲,影響激勵許多對塗鴉次文化有興趣的年輕人,「塗鴉沒有任何方向,想做就做」。順勢而為,建構90年代街頭文化場景,「POP ARTIST SHOP」最酷的人事物都在這,川流不息的店面,盡是喜灣塗鴉、街舞、滑板、BMX與嘻哈音樂的朋友,《花園盃》發展至千禧年已成為全國滑板塗鴉好手齊聚盛會,地下次文化開花結果浮上台面成為潮流,當初因一張專輯開始街頭塗鴉的高中生頓時成為媒體採訪的焦點。現在,他是大家口中塗鴉界的前輩-呂學淵。 

行事低調的呂學淵,深根台南創立品牌,不時受邀至各地塗鴉作畫展覽,近幾年已很少在街頭塗鴉,倒是許多招牌及店面設計都是出自他的巧思,時代轉變,換個形式持續用圖像符號與大眾對話。曾經的街頭塗鴉畫作,現在只能望著照片興嘆,想像看到實景時的震撼。令人懷念的花園盃、中正路封街、國華街朋友串門子的熱鬧景象,故事令人捧腹大笑,說上三天三夜也不為過。 記憶中的照片與故事將被流傳下去,一本講塗鴉,聊台南街頭文化場景的書籍即將出版,鄉親們有故事的丟故事,有照片的分享照片,什麼都沒有的,捧個人場沾沾邊也好。群募貝果也正熱情響應募資中,大家一起來為這段歷史留下印記。

1989台北

1992 POP ARTIST SHOP

千禧年後與HOT DOG在台北

Mr.精的精武門

畫作細部栩栩如生,充滿驚喜。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聶隱娘》坎城記者會,侯導的肺腑之言,讓人拍手叫好。

  《聶隱娘》坎城記者會,當記者問侯導在美學與故事間如何取捨?影片令她霧裡看花。 我想花還是花啊,從前對侯導的電影也是不得其門而入,《悲情城市》看了幾次,總是霧煞煞,不知怎地,在27歲那年突然開竅,記得是2004年總統就職日,把架上《悲情城市》影片再看一次,那天晚上就靜靜的跟著畫面,進入到臺灣的一段記憶,處於時局轉換之際,一個家庭的興衰,每個人物如何面對當下的處境,鏡頭冷冷的對著世間的男男女女,卻流露出濃密之情感,像詩篇描繪出動盪不安下的人生。  「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無有入無間,吾是以知無為之有益。不言之教,無為之益,天下希及之。」第一次讀到這篇出自老子道德經第四十三篇的至柔,直覺想到這就是侯導電影對我的影響-不言之教,在生命中不同的時間點,總會挑幾部侯導的電影巡禮一番,每次總能有更深層的體悟與反思,學習做人處世的道理,瞭解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電影畫面在螢幕前一幕幕消逝,光影記憶反射於心,我看到了自己。  面對這樣的提問侯導誠實以對,他的回答對從事電影及創作的朋友們尤其珍貴,我們看看,侯導是這樣說的.........   其實我的電影,拍很久,我有一句話,「當你在創作的時候,觀眾是不在的。」假使一直想著觀眾,那是另外一種東西,另外一種電影,這是沒辦法的,要走那一條路,其實是個人決定的,大部份的人都會面對這個問題,假使不走觀眾的路,路會越來越窄,而且拍電影是很耗費金錢的,可能他從此就沒辦法拍了,所以這完全是個人的抉擇,個人的抉擇來自本身,所謂本身就是你自己的成長過程。  電影已蓬勃到這個程度,想想看,像我這樣拍電影是很奢侈的,因為這片拍了九千萬人民幣,四億五千萬台幣,有誰玩的起,玩不起的,我會越玩越沒錢,但是沒錢我還是想辦法要拍,要拍自己這種片子,想辦法,就找一些熟的囉,像舒淇,沒錢她肯定會來幫我拍,意思是這樣,建立一個自己的網絡,屬於很自願的,大家好像有合約,有個密約,可以一起工作,一起把事情完成。  唐朝是我歷年來最耗錢的一次,我拍現代片可以非常簡單,很快,很便宜的拍,所以唐朝拍完一次,看這個狀況,假使投資者都沒辦法回收的話,要找下一批可能不是那麼容易,但總會有人的,我總還會再拍個幾部,拍到終於沒有人投資為止,難說啊,搞不好再拍,突然很賣座,很難講,因為你不要去想這個事,作者尤其不要去想這個事。 這次我拍的很開心,雖然過程很長
操場20週年,20位DJ,Party一晚,8月底在Legacy。  20年了,最近常常一個事件或一位朋友,動不動就是10年起跳,感嘆時光飛逝,其實無需感嘆,因為時間並不曾真正消逝或流動,攤平來看,就像一幅全像圖,如實存在。   踏上操場的階梯,從何時開始的呢?應該是97年吧!大學時代,與一群在TGI Friday’s打工的朋友,每到週末夜晚就往和平東路移動,到Spin跳舞、在@live聽魔岩歌手的演唱會,然後墳場集合,聽歌與朋友聊天。在墳場可以很自在,喜歡窗邊的位置,同時擁有酒吧的歡愉及深夜和平東路的寂靜。當然,能夠巧遇楊乃文、張震嶽等音樂人,也成為我們幾個追星族常往墳場跑的動力。年少輕狂的歲月,在千禧年達到最高峰,舞進21世紀,我也從搖滾樂聽到電子音樂。 從學校畢業後,人生進入另一個階段,漸漸地,墳場從生活中淡出,期間只有在紀錄片〈〈侯孝賢畫像〉〉中,導演陳國富坐在墳場靠窗的位置,談著侯導的電影及台灣新電影的故事,看到格外親切。那不就是墳場嗎?現在還開著嗎?也沒特別想到會再踏上那狹窄陡峭的木頭階梯。 10年後,與一群喜歡電影的朋友,再度來到和平東路二段,一樣的路口,墳場變成操場,吧台與DJ台換了個位置,成為全店的亮點,散發著些許魔力。我們常往操場跑,與朋友天南地北的閒聊,談工作,分享分活,不經意的巧遇,新朋友,老朋友,無數個美麗夜晚,就發生在那二樓的酒吧。 記得,跨年夜,我們在倒數前趕到操場,現場已被擠得水洩不通,穿過人群,在DJ台附近找到了小小的容身之處,歡樂地跳舞,舉杯道賀。音樂放的真好,讓我為之驚艷,第一次聽到搖滾樂可以放的如此grooving,一個小時過去,我終於忍不住想看看到底是誰在放歌。回頭一看,萬頭竄動,只能踮起腳尖,越過無數個頭頂,看到一位留長髮戴著眼鏡的男子。一看就覺得有印象,早期在東區的Boogie及金山南路的Vibe曾經看過他。原來是操場的老闆,從前在〈〈Channel V〉〉都會看到的製作人名字-陳彥豪,就是現在正聽著耳機,操控音樂的DJ。     一連串的因緣際會,在我離開台北的前三個月,開始在操場放歌,說放歌,不如說是去聽歌的,和朋友一起聽喜歡的歌,試聽店裡無以數計的 CD,搖滾音樂寶庫就此開啟。在一個喧鬧的週末夜,有人聊到Spin的難忘經驗,阿舌問:要不要辦一個回到Spin的Party?現場有一些

我們還能做什麼?唱歌跳舞吧!

農村的開發一定需要鋼筋水泥嗎? 道路工程我們不了解 如此道地的農村景色生活型態 也許不用這麼大費周章 善用自然的土地 在上頭開心的生活 相信這是可行的 來吧!守護西港農村同樂會! 歡笑地踏著土地 愉悅富足傳遞擴散 音樂是一帖強心劑 感謝來自四面八方的朋友們友情站台 瑪莉咬凱莉 才能有限公司 吳志寧 便 當雜誌 曾文細 蔡佳瑩 戴曉君 達卡鬧 The Combobulatorz 港漧天子門生太平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