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操場20週年,20位DJ,Party一晚,8月底在Legacy。 

20年了,最近常常一個事件或一位朋友,動不動就是10年起跳,感嘆時光飛逝,其實無需感嘆,因為時間並不曾真正消逝或流動,攤平來看,就像一幅全像圖,如實存在。

 



踏上操場的階梯,從何時開始的呢?應該是97年吧!大學時代,與一群在TGI Friday’s打工的朋友,每到週末夜晚就往和平東路移動,到Spin跳舞、在@live聽魔岩歌手的演唱會,然後墳場集合,聽歌與朋友聊天。在墳場可以很自在,喜歡窗邊的位置,同時擁有酒吧的歡愉及深夜和平東路的寂靜。當然,能夠巧遇楊乃文、張震嶽等音樂人,也成為我們幾個追星族常往墳場跑的動力。年少輕狂的歲月,在千禧年達到最高峰,舞進21世紀,我也從搖滾樂聽到電子音樂。

從學校畢業後,人生進入另一個階段,漸漸地,墳場從生活中淡出,期間只有在紀錄片〈〈侯孝賢畫像〉〉中,導演陳國富坐在墳場靠窗的位置,談著侯導的電影及台灣新電影的故事,看到格外親切。那不就是墳場嗎?現在還開著嗎?也沒特別想到會再踏上那狹窄陡峭的木頭階梯。

10年後,與一群喜歡電影的朋友,再度來到和平東路二段,一樣的路口,墳場變成操場,吧台與DJ台換了個位置,成為全店的亮點,散發著些許魔力。我們常往操場跑,與朋友天南地北的閒聊,談工作,分享分活,不經意的巧遇,新朋友,老朋友,無數個美麗夜晚,就發生在那二樓的酒吧。

記得,跨年夜,我們在倒數前趕到操場,現場已被擠得水洩不通,穿過人群,在DJ台附近找到了小小的容身之處,歡樂地跳舞,舉杯道賀。音樂放的真好,讓我為之驚艷,第一次聽到搖滾樂可以放的如此grooving,一個小時過去,我終於忍不住想看看到底是誰在放歌。回頭一看,萬頭竄動,只能踮起腳尖,越過無數個頭頂,看到一位留長髮戴著眼鏡的男子。一看就覺得有印象,早期在東區的Boogie及金山南路的Vibe曾經看過他。原來是操場的老闆,從前在〈〈Channel V〉〉都會看到的製作人名字-陳彥豪,就是現在正聽著耳機,操控音樂的DJ。

   

一連串的因緣際會,在我離開台北的前三個月,開始在操場放歌,說放歌,不如說是去聽歌的,和朋友一起聽喜歡的歌,試聽店裡無以數計的 CD,搖滾音樂寶庫就此開啟。在一個喧鬧的週末夜,有人聊到Spin的難忘經驗,阿舌問:要不要辦一個回到Spin的Party?現場有一些操場的股東覆議,很快地,要加入的人舉手,算一算,連同DJ 共11人,一個月後,我們把操場移到夜巴黎大舞廳,一場生日party,我們回到Spin,〈〈back to spin〉〉被大家聊著聊著竟然就成真了。我的DJ夢以及辦場舞會的心願,在操場一一實現,且超乎預期的美好。

操場不是一般的酒吧,可能藏有一扇任意門,遇到所謂的Magic moment,一切的一切都將迎刃而解,可以乘著音樂自由自在的飛翔。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聶隱娘》坎城記者會,侯導的肺腑之言,讓人拍手叫好。

《聶隱娘》坎城記者會,當記者問侯導在美學與故事間如何取捨?影片令她霧裡看花。
我想花還是花啊,從前對侯導的電影也是不得其門而入,《悲情城市》看了幾次,總是霧煞煞,不知怎地,在27歲那年突然開竅,記得是2004年總統就職日,把架上《悲情城市》影片再看一次,那天晚上就靜靜的跟著畫面,進入到臺灣的一段記憶,處於時局轉換之際,一個家庭的興衰,每個人物如何面對當下的處境,鏡頭冷冷的對著世間的男男女女,卻流露出濃密之情感,像詩篇描繪出動盪不安下的人生。

 「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無有入無間,吾是以知無為之有益。不言之教,無為之益,天下希及之。」第一次讀到這篇出自老子道德經第四十三篇的至柔,直覺想到這就是侯導電影對我的影響-不言之教,在生命中不同的時間點,總會挑幾部侯導的電影巡禮一番,每次總能有更深層的體悟與反思,學習做人處世的道理,瞭解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電影畫面在螢幕前一幕幕消逝,光影記憶反射於心,我看到了自己。

 面對這樣的提問侯導誠實以對,他的回答對從事電影及創作的朋友們尤其珍貴,我們看看,侯導是這樣說的.........

其實我的電影,拍很久,我有一句話,「當你在創作的時候,觀眾是不在的。」假使一直想著觀眾,那是另外一種東西,另外一種電影,這是沒辦法的,要走那一條路,其實是個人決定的,大部份的人都會面對這個問題,假使不走觀眾的路,路會越來越窄,而且拍電影是很耗費金錢的,可能他從此就沒辦法拍了,所以這完全是個人的抉擇,個人的抉擇來自本身,所謂本身就是你自己的成長過程。 

電影已蓬勃到這個程度,想想看,像我這樣拍電影是很奢侈的,因為這片拍了九千萬人民幣,四億五千萬台幣,有誰玩的起,玩不起的,我會越玩越沒錢,但是沒錢我還是想辦法要拍,要拍自己這種片子,想辦法,就找一些熟的囉,像舒淇,沒錢她肯定會來幫我拍,意思是這樣,建立一個自己的網絡,屬於很自願的,大家好像有合約,有個密約,可以一起工作,一起把事情完成。

 唐朝是我歷年來最耗錢的一次,我拍現代片可以非常簡單,很快,很便宜的拍,所以唐朝拍完一次,看這個狀況,假使投資者都沒辦法回收的話,要找下一批可能不是那麼容易,但總會有人的,我總還會再拍個幾部,拍到終於沒有人投資為止,難說啊,搞不好再拍,突然很賣座,很難講,因為你不要去想這個事,作者尤其不要去想這個事。 這次我拍的很開心,雖然過程很長,有些做不到很懊惱,會一直去想要怎麼…

操場 the Fucking Place

美好時光 beautiful time - BMONK


操場 the Fucking Place

「今天晚上要去操場嗎?(You wanna go to the Fucking Place , tonight?)」,「 什麼?(What?)」是大家一致的反應,到底是什麼樣的地方,直接的店名,大部分朋友一聽到這家店名會連想學生時代的操場,外國人聽到常常一副不敢相信的誇張表情,以為是什麼特別有關fxxking的祕密地方, 這是一家座落於和平東路二段的酒吧,藏身在一棟舊房子的二樓,“操場“的招牌混雜在一排高高低低的壓克力燈箱裡,每天晚上當路上的店家紛紛準備打烊,這時,“操場“才正要開始亮起。
操場,就是原來的墳場,1995年剛開時店名為「後現代墳場」,有一年因為颱風的關係把“後現代“三個字吹掉,這個地方就變成墳場,出入一些電影人,音樂人,還有一些搞文化的,寫小說的等等,1999年阿舌(早期MTV台製作人)將店頂下後由一群愛好音樂的朋友共同經營,幾番轉手,酒客變成老闆,2005年整修後改名為「操場 the Fucking Place」,現在的老闆群有阿舌、小豐(電影製作人)、張震(演員)及張震嶽(歌星)等,
簡單暗色系沙發,昏黃發亮的吧台酒櫃, 這裡沒有特定的形, 木頭的屋頂洩漏出建築的年齡,10幾年了, 人及音樂讓操場面貌變化多端, 經歷四千多個日子,不知孕育出多少愛恨情愁及故事? 上萬首歌曲曾經在這裡播放過,每首歌背都可能有一個屬於你我的故事,專業吧台替每個夜晚調製不同的氣氛,操場的魅力就在於每一刻都單獨存在,無法預知接下來的夜晚會蹦出什麼故事。
第一次到這家酒吧應該是在1998年吧,當我還是大學生的時候,喜歡那裡的音樂,常常因為聽到DJ放到一首自己喜歡的歌興奮不已,還有可在那看到當時我很喜歡的魔岩歌手,常常一群人週末相約聚集墳場,大學畢業後,朋友各分東西也就幾乎沒再去了,直到2007年,與一群好朋友剛結束在紅氣球酒吧的工作,還對酒吧氛圍懷念不已,我們就常常在星期三聚集操場,那裡的真實,不嬌柔作態,讓我自在的享受夜晚的氣氛與音樂。
操場的夜生活,等著你來挖掘,不管你是一個人想找個地方逃離現實,三五好友的小聚會,還是一群人的大party,準備好了就走進操場,享受生命。

相關資訊
操場 the Fucking Place
後現代墳場→墳場→操場

Rock DJ:
[MON] Chihua…

長期幫CAMPO畫圖的不達要兵了,當兵前最後一發-柯翔云個展。

脂肪底下的孤寂和某種瑣碎的喃喃自語 We Fight ! But Keep Silence.
柯翔云個展 Bmonk Ke Solo Exhibition


這是一場實驗、一個儀式,當然也可以說是一種自我治療。
喔!!! 我們真可悲不是嗎?
表面 美好 假像
無法 承受 自己
重複 消費 痛苦
距離 無禮 冒犯
儀式中該死的寓言故事卻不能治療
脂肪底下的孤寂和某種瑣碎的喃喃自語



柯翔云 Bmonk Ke
1985年生於台北
以繪畫、塗鴉及行動藝術與社會環境互動,從中試圖解放找到壓抑的出口。

CAMPO 視覺創意,曾為MTV音樂頻道、潑猴樂團、周杰倫、高雄電影節等合作製作塗鴉佈景,塗鴉作品還橫跨台灣本島,在街道、地下道、公園、校園、廢墟都找得到,大學時代完成禮貌系列行動藝術-同學早 謝謝您 對不起,2010年當兵前,對輕狂歲月做一個總結,於是有了第一次個展。


2010年首展1月1日至1月31日

OPENING PARTY 1月10日 PM.3:00-5:00


null gallery 首展

台南市民族路2段22號2樓
886+(6)2283424 PM.1:00-9:00 TUE-SUN
2F., No.22, Sec. 2, Minzu Rd., West
Central Dist., Tainan City 700,
Taiwan (R.O.C.)

找到null gallery 很容易,位子就在原火腿藝廊
沒有火腿就沒有現在的null gallery!